付近管材店:钢厂电厂治污订单冰火两重天

2020-03-12 22:23:44
钢厂电厂治污订单冰火两重天

  永清环保2009年曾在钢铁行业烟气治理排名前列,占到市场份额30%以上。可2015年在钢铁领域却没有一单环保业务。电厂进行超低排放改造积极性高,环保企业拿到了大量电厂订单。

  ●钢厂数量众多,上下游市场竞争充分,政府很难通过补贴来刺激企业投入环保;而电厂数量相对较少,尽管上游发电多头竞争,但下游电网却是国有占绝对优势,易于实施政策调节机制。政府推行超低排放电价补贴政策,目前电厂的环保投资积极性显然超过钢厂

  “永清环保2009年曾在钢铁行业的烟气治理业务排名前列,占到市场份额30%以上。可2015年在钢铁领域却没有一单环保业务。”永清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申晓东日前表示。

  作为大气治理的两个最主要行业,相关环保企业在钢铁与电力产业上感受到冰火两重境遇。一方面,电力行业因政府推行超低排放电价补贴,电厂上马环保设备的积极性高,为环保企业带来了大量订单;而钢铁产业生存状况堪忧,治理污染又缺乏资金保障,陷入“经营亏损—无钱治霾—面临关停—无心治霾”的恶性循环。

  钢厂亏损治理业务小幅下滑

  2015年1月~10月,钢铁整个行业巨亏720亿元,无力投资环保设施

  专家指出,在雾霾严重污染之际,钢铁厂环保订单本该猛增。钢铁厂却因行业整体亏损,影响了环保设备投资积极性。受此影响,永清环保2015年的前三个季度,大气治理业务反而出现了小幅下滑。

  “2015年,中国钢铁厂迎来了历史上最为残酷的一年,1月~10月整个行业巨亏720亿元,且长期看不到好转的迹象。”申晓东说,许多钢厂老板说的最多的一句则是“保命要紧”,企业经营资金困难、采购煤炭款一拖再拖,更别提上马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环保设备。

  “钢铁行业兴盛时,有的中型钢厂一个月就有数千万元利润。无论是安装脱硫、除尘设备,还是扩大产能规模和升级技术,钢厂都有积极性。”一位环保设备市场营销人员介绍说,一个上百万吨的钢厂脱硫设备需要上千万元,有的钢厂根本不怎么还价,就同意购买。

  永清环保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在钢铁行业兴盛时期,公司拿下了华菱钢铁、石家庄钢铁等全国多地钢铁厂环保订单。当时有机构预测,国家节能减排政策将催生未来5年180亿钢铁脱硫市场,而永清环保也将钢铁行业作为市场主攻方向。

  然而,从2011年起,中国钢铁陷入产能严重过剩的危机,整个行业出现了罕见的巨亏。“由于政府节能减排政策压力,许多钢厂刚刚开始亏损,尚有能力投资脱硫、除尘设备,但回款周期却是越拖越长。”申晓东说。

  超低排放补贴激发电厂升级改造

  2015年电厂成了烟气治理业务最主要的订单;多数电厂拿到的补贴与环保投入大致相当

  钢铁行业环保订单锐减,电厂的大额订单在去年一年则仍在持续。以永清环保为例,2015年,就拿下数个治理大单,其中,中标大唐彬长超低排放脱硫系统改造项目获得8000万元大单。

  “2015年,电厂成了环保企业烟气治理业务最主要的订单和利润来源。”申晓东指出,政府对电厂的超低排放电价补贴政策起到一定积极促进作用。

  据了解,2015年底,国家发展改革委、环境保护部、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实行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电价支持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规定,对2016年1月1日以前已经实现超低排放、并网运行的现役机组,对其统购上网电量加价1分钱/千瓦时;对2016年1月1日之后实现超低排放、并网运行的新建机组,对其统购上网电量加价0.5分钱/千瓦时。

  永清环保研究设计院常务副院长龚蔚成分析说,尽管电厂机组大小不同、燃煤成本各异,但上述电价补贴政策基本能使多数电厂获得与环保投入大致相当的补偿。逐年递减补贴金额的政策也激发了电厂加快安装环保设施的热情,还为环保企业带来了更多订单。

  据介绍,除此之外,部分地方政府还给予电厂安装烟气治理设备直补。如山西省给予电力能源改造费用30%的补贴。

  申晓东分析认为,钢厂数量众多,上下游市场竞争充分,政府很难通过补贴来刺激企业投入环保;而电厂数量相对较少,尽管上游发电领域多头竞争,但下游电网却是国有占绝对优势,易于实施政策调节机制。目前政府推行超低排放电价补贴政策,电厂的环保投资积极性显然超过钢厂。

  与此同时,钢厂生产流程要比电厂复杂的多,污染源数量、程度也要远高于后者。电厂燃煤发电,污染源通常主要是燃煤环节,烟气均通行于管道;钢厂要将铁矿石先行炼铁,再由铁来炼钢,最后轧制成钢板、螺纹钢等产品,每一个环节都有众多的污染源。“一个年产量五六百万吨的中等钢厂,要投入五六百万吨焦炭去冶炼上千万吨铁矿石,比中等电厂排放的废气更多,环保的投入也要更高。”龚蔚成指出。

  应对治理难题创新长效机制

  建议创新治理模式,探索环境治理市场化机制;构建以政策、资金为主要内容的长效机制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国大气治理尚处于起步阶段。政府对于钢厂等工业企业烟气治理,只是针对集中排污源,对于生产流程中的监管尚有盲区。如钢厂在烧结、炼铁、轧钢等整个生产过程均为敞开式、存在大量烟气排放,但监测监管则主要是针对烟囱、废气管道。

  环保业内人士指出,治理企业在钢铁行业遭遇的困境,是环保产业面临的共性问题,也是我国大气治理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

  “未来大气治理关键是,怎样创新出长效化、可持续的治理机制。”在永清环保董事长刘正军看来,目前中国在各环保领域的治污技术已不存在障碍,资金已成为制约环保产业发展的一大瓶颈,仅靠国家财政的投入显然不够。建议尽快完善相关政策,创新治理模式,积极探索环境治理的市场化机制,推广合同环境服务模式,推行节能量、碳排放权、排污权交易制度。

  刘正军认为,排污企业投资环保设备、节能减排后,能够获得一定政策支持或资金补偿,其就会有动力进行减排,也可以促进环保产业可持续发展。

  永清集团曾在湖南“一号工程”竹埠港化工区土壤治污中,创新出“岳塘模式”,永清环保与政府合资成立运作主体,先行垫资治污,治理完成后合资公司通过参与土地开发获得商业回报。

  “环保具有社会公益属性,环保企业通过与政府部门合作,能够充分对接环保资金、技术、人员、政策等各方面资源,环保企业的发展就会事半功倍。”相关负责人表示。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1-2020 保德县益聚管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