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四大行新增贷款1680亿料全年信贷规模8万亿

2020-03-20 23:15:21
11月四大行新增贷款1680亿料全年信贷规模8万亿

12月5日,来自国有大行的权威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30日,工农中建四家大型银行全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仅1680亿,大幅低于10月份2200亿元的水准。四大行相对谨慎的信贷投放,也加剧了市场对商业银行年末信贷投放节奏放缓的疑虑。

此前,2010和2011年商业银行信贷投放均出现过年末冲刺的现象。若按照四大行新增贷款占比35%-40%的一般水平估算,11月金融机构全部新增贷款在4200亿-4800亿之间,而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在5000亿元左右。

“这意味着2012年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将在8万亿左右。”某国有大行公司银行部负责人分析说,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的诸多调控指标中,信贷规模在8万亿-8.5万亿上下,而今年前10个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已高达7.2万亿。

2013年中国宏观调控将会实施怎样的政策组合,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给出答案。

12月4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明年的宏观调控做了初步定调,“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着力提高针对性和有效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加强政策协调配合。”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微博]认为,在宏观政策方面,既然强调稳定性和连续性,很可能意味着2013年会继续“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社会融资规模仍在万亿之上

“我们的额度已经差不多用完了。”5日,某大型银行吉林分行人士告诉记者,时至年底,信贷额度逼近上限,使得商业银行投放结构呈现与前半年截然相反的态势。

2012年上半年,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下,信贷需求连续多月不振,银行不得不反复祭出一到月底就票据冲刺占额度的做法,进入四季度后,票据占新增贷款的占比迅速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

11月四大行接近1700亿元的新增贷款,观其信贷结构,票据贴现余额持续下降,一般性贷款占比超过100%,贴现负增长。不过,结构改善仍然甚微,对公贷款增长依旧缓慢,而1700亿元投放主要得益于房地产市场成交火爆所带来的个人贷款提速。

信贷投放谨慎也与商业银行风险偏好提高有关系。进入2012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呈现加速扩散的趋势,行业分布上,也从船舶、光伏、钢铁等困难行业向其他制造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交通、仓储和邮政业等多个行业扩散。

上述国有大行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地区钢贸行业不良和关注类贷款的比重超过10%。商业银行对已经暴露不良的产业贷款进行了压缩。”

就连国开行这样的政策性银行,信贷投放节奏也有所放缓。11月,国开行新增贷款不足200亿元,低于前几月的平均水平。

不过,随着存款逐步回流,商业银行负债端压力有所减缓。

受3季末冲规模影响,10月份四大行存款大幅下降1.26万亿。而截至11月末,四大行新增各项存款(包括同业存款)1600亿。

此外,金融脱媒仍在加剧,相对于信贷需求的放缓,债券融资呈现空前的繁荣。

据中金公司统计,11月当月,非金融企业债券(包括企业债、公司债、中票和短融)净增量2267亿,延续7月以来的高增长。其中,企业债和中票这类中长期融资仍是增长的主力,11月分别净新增787亿和673亿。

如此推算,11月社会融资总量仍将保持万亿以上的规模,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并未减弱。

巴克莱亚洲首席经济学家黄益平也在最新研报中预测,11月新增贷款将接近10月的5000亿人民币,“但我们期待更多的债券发行和表外贷款来促进社会融资规模的进一步扩大,这将是实现7.5%-8%GDP增长率的支撑力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3

2013年将是中国下一个政经周期的初始之年,备受各界关注。刚刚结束的政治局会议被视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定调会。

12月5日,A股市场以全线飘红的姿态欢迎此次会议的召开,接下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对2013年GDP、CPI,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组合等诸多具体宏观调控指标给出初步说法。

首先,对于明年中国GDP增长目标是仍将保持7.5%还是会进一步下调的问题,在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看来,如果2013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目标能下移至7%,意味着一种理念的转换。

“短期内,改革与增长经常处于矛盾的状态。因为中国经济的短期增长动能只能靠政府经济活动扩张,这会对私人部门挤出,导致效率下降。过去我们每每遭遇经济下行时,结构改革的宏观政策时常被迫停下来,要进行一些妥协性的调整。”刘煜辉认为,某种程度讲,要启动改革,必然接受短期经济增速的下行。

其次,在具体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组合方面,2013年将呈现何种状态?

上述政治局会议传递出明年经济政策的诸多信号中,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扩大内需消费和投资双管齐下均在其中。

鲁政委认为,这很可能意味着2013年会继续提“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前者支出的重点仍是交通、农田水利和保障房等民生领域;后者总体是相机抉择的,初始取向与今年下半年松紧程度几乎相当,由于存在“要保持物价总水平基本稳定”的提法,在物价持续回升的一些月份,货币政策可能还会向收的方向回撤。

而刘煜辉认为,“宽财政、紧货币”是过去十年常见的政策组合,“紧财政、宽货币”代表着新思维,从一些迹象看,这种政策组合的可能性在上升。

按照惯例,进入12月,随着年末财政存款的集中投放,商业银行的负债压力和信贷投放能力将大为改善。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认为,前10个月累计财政盈余8000多亿元,要完成全年财政赤字预算,后两个月财政支出将大幅增加。预计11月财政性存款下降7000亿元,高于去年同期减少的3700亿元,推动市场流动性增加。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1-2020 保德县益聚管材有限公司